专看男女爽视频的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白家。

精致奢华的院落,一间华贵的屋子里面,掌柜的拿上来了几瓶从国色天香买到的香露,和他们仅剩下来的库存做了对比。

“的确是一样的,甚至于还要更好,而且种类也更多了。金家财大气粗,往后肯定会逐渐增加新的香露品种,长此以往下去,我们玉姿阁,恐怕只会沦为陪衬。”

掌柜的小心翼翼地开口,实际上,不仅仅是陪衬,怕是大部分生意都会被抢走。金玉阁几十年的积累,更是会化为乌有。

若是少爷之前没有用强硬的手段就好了,否则的话,这样巨大的利益,又怎么会便宜了金家?

白云飞一张脸阴沉得可怕,他派人找了很久,都没有再找到当初那对父女。而现在,金家大张旗鼓的开了个国色天香专门售卖香露,无异于在向白家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有金家做靠山,除非白家胆敢和金家为敌,否则的话,就别妄想不属于他的东西!

现在,就算他知道了那对父女的身份又如何?金家肯定不会让他们轻易处于危险之中,即便他想强行抢过来,也不见得有那个机会。

到手的宝贝就这样没了,白云飞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?可是,金家是皇商,底蕴太深,白家根本无法撼动。除非,他能找到比金家还要强大的势力。

“少爷,我们该怎么应对才好?”

“此事不用再管了,我们难道还能和金家作对不成?”

运动服长腿美女可爱俏皮写真

白云飞恼怒地开口,手上的茶盏直接扔向了掌柜。

“滚,给本少爷滚出去!”

“表弟,这是做什么如此生气?”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一身风骚的大红长袍,神色间充满了邪肆之气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见到来人,白云飞到底还是收敛了一下脸上的暴戾之气。

“还能是为什么,金家那新开的国色天香,里面的香露原本只差一点,便是我的囊中之物了。损失了这么大一笔买卖,自然没什么好心情。”

“金家压在我们头上已经几十年了,不过就是仗着皇商的身份,和镇国公府有点姻亲关系吗?”

白云飞咬牙切齿,然而怨恨的语气,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羡慕。白家若是能攀附上京城里面的大势力,景阳镇到底是谁的天下,那还说不定呢!

“倒是四表哥看起来兴致高昂,可是最近又得了极品的美人儿?”

眼前这风骚的红衣男子,正是赵家那位负责赌坊之一,有龙阳之好的嫡公子,赵峰。他和白云飞从小一起长大,吃喝嫖赌方面,除了嫖的性别不同,其他可谓是臭味相投。

反正不需要继承家业,赵峰娶了个正妻,生个儿子之后当了个摆设,此后便一直花天酒地,日子过得好不潇洒。

“极品的美人儿的确是有一个,可惜不太容易上手。”

赵峰想起那天的惊鸿一睹,依然还是觉得惊艳不已,奈何他去的时间有点太迟了,只看了那么一眼。

这几天倒是安排了人去找,那人的身份和住处也查清楚了,然而却不好把人抢过来。

金家派了不少护卫,暗中保护那傅家人的安全,这严防死守的,根本就找不到机会。

“小心点,那些低贱的穷人家,想怎么折腾都无所谓。可若是对方有身份背景,还是尽量少招惹为妙。”

以为赵峰看上的是出身不凡的人家,白云飞皱着眉头,到底还是提醒了一句。

“放心好了,那人只是个平民百姓,不过嘛,如今有了金家当靠山,才会有点麻烦。我今天过来,可不仅仅是来找闲聊,而是替分忧的。”

赵峰拍了拍手,对着门口喊了一声:“进来吧。”

随着赵峰话音一落,顿时走出来了一个衣衫褴褛,像个乞丐般的中年男人。这人佝偻着身子,黑黢黢的,仿佛几天没洗澡了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臭味。

“小的见过白少爷!”

白云飞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要不是看在赵峰是自己亲表哥的份上,他恐怕会忍不住破口大骂的!

“带个乞丐进来做什么?”

“他可不是普通的乞丐,几天前,他可是在我的赌坊里面,输掉了一千两银子,甚至他的家里人,还把欠的银子一口气给还清了的!我要得到的那个美人,就是从他嘴里知道的。”

赵峰摆了摆手,啧啧有声地回味了一番。

“我对的美人可没兴趣,快让他滚出去!”

“表弟,别那么心急嘛!可知道他是谁?诺,去告诉白少爷,到底是个身份!”

赵峰踢了那乞丐一脚,乞丐立刻恭恭敬敬,神色谄媚地开口道。

“白少爷,我叫傅五江,之前说的那香露生意,就是我爹和我妹妹做的。之前,我还在花田里面帮过一阵忙,绝对是亲眼所见,绝无虚假!”

原来,这乞丐一样的男人,竟是那日欠下了赌债,抢了傅七宝的包裹之后逃走的傅五江!

当初他被傅老爷子当着所有的人逐出家门,可却并不甘心,本以为傅七宝的包裹里面藏着银子,谁知道解开之后才发现,除了一点吃的外,全都是没用的书!

傅五江气得要死,他身上还有伤,在镇上无论吃住都得要银子。从小哑巴哪里抢来的荷包,再把那些书拿去卖了,最终只有十两银子。

可他被傅梨花刺中了腹部,光是每天去换药,都将银子花去了一半。偏偏他运气不好,遇到了小偷,只在镇上躲躲藏藏的一天,便身无分文。

又累又饿,他又没什么力气,到头来只能沦为乞丐,很是过了几天苦日子。就在这个时候,赵峰找到了他,把他带了回来。

原本是打算询问那美人的事情,没想到还有一个意外之喜。

“说的是真的?那可知道炼制香露的秘方?”

“那秘方,只有我爹和小妹知道,我爹那颗心就是偏的,他只看重小妹和老六。不过,我愿意替白少爷和赵少爷办事,去把那秘方偷出来!”

傅五江恨恨地开口,说起家人,更是满脸的怨气。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