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约app是真的吗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怎么可能,夫君好好的,怎么就被逐出家门了呢?”柳嫣然突然大喊大叫了起来,“我不走,一定是苏怀宁这个小賤人搞的鬼,一定是她,她一直都想要把我们两口子赶出去,她这个狠毒的恶妇,我一定不会饶了她……”

“不会饶了我?”

苏怀宁的声音,突然近在咫尺。

只见苏怀宁从院门外,脸上阴森森的,变得十分难看。

她似是愣了一下,然后甩开被官差抓着的手,疯狂的冲向苏怀宁。

苏怀宁冷哼了一声,身子一闪,柳嫣然扑了一个空,因用力过大,一时之间收不住,噗地一声,跌趴在地上。

苏怀宁居高临下,看着她,笑道,“柳嫣然,肚子里孩子的亲爹,早已被段旭昌给买凶杀害了,官府抓住了他收买的人,得到了证据,罪证确凿,段旭昌已经被范捕头给带去了衙门,要是担心他,就去衙门里看他吧,不过,在去之前,记得把的嫁妆和下人一起带着,的东西,我段家可留不起。”

柳嫣然狼狈的爬起身,手抚了抚还没大的肚子,一脸气愤,“苏怀宁,就算说的是真的,我也不走。”

她怒瞪苏怀宁,咬牙切齿道,“我是被段家的人八抬大轿,抬进段家的,如今,我身怀有孕,却要赶我走,凭什么?”

“呵呵……”苏怀宁被她的理直气壮给气笑了,“柳嫣然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肚子里的孩子,可不姓段,就凭这一点,我段家就足以将和甄姨娘一样,绑进浸猪笼,溺死在护城河里。”

柳嫣然脸上闪过一丝害怕和慌张,她眼里顿时流下了泪水,哽咽道,“怀宁表姐,真无情,我已走投无路,就不能收留我?”

村村绿裙里的纯美一天

“我不收白眼狼。”

前世,她对白眼狼心软过,最后,这匹狼却夺了她的夫君,害死了她,死后,连她的尸体都不放过,还破坏她的名声,说她得传染病死。

呵呵,这种白眼狼,她要是再收留第二次,那她就是傻,再被人害死一回,也是活该。

“尤妈,带人进去,将柳嫣然的嫁妆全都收拾出来,她不要,就扔在大门口,还有,和她的下人一起扔出去。”苏怀宁冷漠无情的吩咐道。

尤妈福了福身,“是,太太。”

当日,柳嫣然和她的陪嫁丫鬟婆子们被赶出了段家,连带着她的嫁妆也被扔在了段家大门口。

苏府已经被官府查封,柳嫣然不能再回苏府,只好租了马车,装好嫁妆,带着丫鬟婆子们,去了王家。

只是,快要到王家时,柳嫣然突然喊了一声停车,又吩咐马车调转马头,去了京城一家中等客栈。

她身边的嬷嬷不解问道,“太太,眼下情势,我们只能去投靠王家,太太为何又不去了?”

“哼,以为,我姑姑是真心对我好?”柳嫣然嘲讽冷笑,“她要是知道我肚子里怀的不是段家的种,段旭昌还因此事而进了大狱,说,王家的人能让我进门?”

“不能。”嬷嬷摇头道。

哪一个大户人家,也不会愿意收留一个偷过汉子败坏了名声的年轻妇人进门。

别说王家的几位太太和姑娘,就是她,都十分不齿柳嫣然的作为。

柳嫣然道,“不但不会收留我,我姑姑还会做的更彻底,我只要去了王家,我的嫁妆,就别想保住。”

嬷嬷满脸惊骇,然后又觉得,柳嫣然说的对,那王家三太太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,一旦她得知柳嫣然做出了这等不要脸之事,败坏了柳家的门风,也让她在婆家丢了脸面,指不定怒火中烧,会把柳嫣然的嫁妆全抢了去。

“嬷嬷,我现在信任的人,就只有了,那几个小賤蹄子,心早就被段旭昌给养野了,我不信任她们,嬷嬷,我只信任,明日一大早,就和我一起,带着她们去牙行里,先把她们全都卖了,然后,我们去租一个小院子,先住着,等……等以后,我再想办法,总会有办法的,我柳嫣然不会落得孤身一人的下场。”

还有孩子……这个孩子,是孽种,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,她柳嫣然是个多么下賎不要脸的浪妇。

这个孩子不能留,绝对不能留,留下,她这一辈子就真正的毁了。

“嬷嬷,再帮我弄一副打胎汤药来,这个孩子,我不能生下来。”柳嫣然压低了声音,道。

嬷嬷啊一声,但是,转念一想,也就明白了柳嫣然的心思,她淡淡嗯了一声,就退了下去。

次日,按照柳嫣然吩咐,吃完早饭,嬷嬷就陪着柳嫣然一起,带着一群丫鬟来到曹记牙行,将几个丫鬟全都卖了。

几个丫鬟也没求情,毕竟,柳嫣然偷汉子的事情已经是事实,她的名声毁了,也被赶出了段家,往后继续跟着她,也是吃苦,所以,不如弃她,再寻找别的东家。

从牙行出来后,柳嫣然的荷包里,就多出了六十多两银子。

回到客栈,她又从自己的嫁妆里挑出一些自己用不到的,和段旭昌送给她的几件首饰一起当了,荷包里,又多了二百多两银子。

加上她还没花多少的压箱底银子,和以前从段旭昌手里弄来的一百多两银子,她的荷包里就有了四百多两银子。

俗话说,兜里有钱,气也足。

柳嫣然揣着银子,和嬷嬷去找房侩,花了一两银子一个月,在城北租了一个一进的小宅子住。

因人不多,就她和嬷嬷两个人,又买了一个会做饭的粗使丫头和一个看门护院身体壮实的汉子,一共也就四个人,就够住了。

柳嫣然在城北落脚时,段旭昌则被知府判入狱十年的刑罚。

第二日,苏怀宁就去了衙门地牢,探望坐牢的段旭昌。

段旭昌见到她,就十分激动,“苏怀宁,这个賤人,是害了我,都是……”

“段旭昌,才坐了两天地牢而已,脑袋就不清楚了?”苏怀宁笑眯眯的道,“我叫买凶去杀甄国庆了?”

标签